潍坊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环卫机械

围绕数字出版的博弈和较量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4]人次

围绕数字出版的博弈和较量

两年一度的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上,争当数字出版主导者的各种力量轮番阐述自己的角色定位和对他人的安排。10月19日召开的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上一个日渐明显的趋势是,对数字出版观望的传统出版机构,正在积极投身于数字出版产业的博弈中。

争抢图书馆大市场

目前,图书馆等机构用户是数字出版的主要买家。在出版社与图书馆传统的合作模式下,图书馆是出版社的客户,出版社能享受到图书销售的利益。而在近几年风生水起的数字图书馆建设中,图书馆要么是利用馆藏图书自建电子图书,要么是购买方正阿帕比、书生、超星、中文在线等厂商的数字图书馆产品。在图书馆自建电子图书的模式下,出版社完全被撇在了一边。而在图书馆购买厂商的电子图书的模式下,出版社的版权得到了承认,但只能获得象征意义的收益。

不论何种形式的图书,出版社与图书馆都是源和流的关系,是内容生产和使用的关系。图书馆是数字出版产品的直接使用者,也是沟通出版社和最终用户的桥梁。而数字图书馆建设中,出版社为何被撇在一边呢?商务印书馆信息中心主任刘成勇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数字出版的发展落后于数字图书馆的发展。

已经觉醒的出版社,并不甘心只能获得象征性的收益。刘成勇介绍,2006年7月1日起施行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限定了数字图书馆的使用权。在涉及数字图书馆的版权纠纷中,版权持有人往往是一告一个准儿。数字图书馆走出版权困境的路径之一就是,加强图书馆和出版社之间的合作。

要想分享图书馆这个大市场,开发出读者需要的产品才是关键。IT厂商在向图书馆推介数字图书馆产品时,大多以图书数量取胜。与之不同的是,商务印书馆更看重的是深耕特色内容,建立方便专家学者使用的数据库式内容资源,而不是单本的电子图书或杂志。在2008中国数字出版年会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建设论坛上,刘成勇向参会图书馆负责人介绍,44卷819期的《东方杂志》全部实现了数字化,形成年卷库、特刊库、文章库等,可提供原版《东方杂志》的个性化定制以及按需印刷业务。

期刊库收益有望重分配

近年来,集中出版的科技期刊数据库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同方知网、万方数据库、龙源期刊网等公司获得了不菲的收益。在这种IT厂商主导的数字期刊库的建设中,期刊社等传统出版机构是作为内容提供商而存在的,依靠版权获得部分收益。在记者问到与同方知网等机构合作能获得哪个数量级的收益或分成比例时,出版机构负责人总是语焉不详。

在与掌握着技术和渠道的IT厂商的博弈中,传统出版机构的议价能力很小。现在,凭借着内容创作者授权人的身份,传统出版机构开始逐步提高谈判砝码。郝振省介绍了双方博弈的一个实例。中华医学会旗下有100多家期刊。多年来,一家数字出版商从该学会以一年60万元的价格,买断了100多本期刊的电子版的授权。该学会负责人觉得太亏了,要求谈判一下,一年给600万元怎么样?对方说:“你去找吧,一年600万元,看有谁能给你。”毫无疑问,双方没有谈成。后来,该学会通过招标,最后以2400万元3年的价格卖出去了。

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围绕数字出版主导权的博弈还将继续。但值得各方注意的是,数字出版产业整体规模很小。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数字出版研究室主任张立介绍,2007年数字化书报刊的收入为19.6亿元。

一个很小的蛋糕,不论博弈的哪方分到大份的,都只是一小块蛋糕。只有把数字出版的蛋糕做大,即使分到一小份,也可能是一块大蛋糕。当然,只有探索出一个成熟的数字出版的赢利模式,一个各方都能获得合理报酬的模式,才能理顺数字出版产业链各个参与方的关系,才有可能做大数字出版产业。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